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中国民族民间舞传承与发展的思考

中国民族民间舞在历史的长河中,犹如离离原上草,虽几经流转,但依托着民众高昂、炽烈的民族情怀亘古相传。作为古老 的民间艺术形式,她既承载着历史的文化 积淀,同时也伴随着时代变迁,在发展中 不断生成新的生命力。 
恪守传统、凝炼升华 对于民间的舞蹈形式,因为传承的生 态时空不同,我们尊重它自己的发展轨迹和传承的脉络。对于非物质遗产保护这样的工作,有时候需要恪守保质,当然它也会 产生一些变化,但应该是在它自身的生态 环境中符合自然规律的发展变化。电视、高 速公路、城镇化、工业化、全球化等等,都 让本来相对闭塞的民族、地区产生了很大 的变化和进步,这些进步很难让民间舞继 续保存在原生的状态当中。加上中国现在 这么繁荣,贫穷、偏僻的地区不断富裕起 来,不断进步,从不文明到文明,封闭的、 孤立的坚守一种文化很不现实。当然,无论 进步与否,文化艺术自身的传统基因和本应 该具有的魅力,不能因为社会进步而失去。

作为职业的民间舞人,我们是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工作中对“原生态”的尊重、爱护和敬畏是相对的,因为我们的工作是提升这些舞蹈,丰富这些舞蹈,“不能动、要保护、原汁原味传承”是不可能的, 当然也不科学,甚至还有一点儿不近人情。因为现在的老百姓是不可能再退回到点油灯、住茅屋、不看电视的阶段,如果刻意地要求他们像原始土著一样生活,也是不人道的。咱们过着城镇、文明的生活,让他们 永远在那种不卫生、不方便的环境里是不 行的。对于是传承还是发展,我认为应该 是顺其自然,文化同人的生活一样总要经 历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因此,另一种就是所谓的舞蹈的凝炼 升华,即所谓的职业化,职业化的过程本 身就是一个从零散到严谨,从世俗到典雅 的过程,一个艺术如果想从边缘到主流, 从民间上升到民族的符号,它必须要经历 一个从小传统(民间世俗)向大传统(国家 主流)迈进的过程,职业化本身就是对中 国民族民间舞的一个脱俗、凝炼、升华的 过程。民间与职业在交织中共进提升,是传 承发展的一个理性的做法。职业化中国民族民间舞,经过几代老师们的辛勤实践, 从民间——课堂——舞台,达成了其发展 的文化共识,也是我积一生的舞蹈经历认 识到的一个真理。中国不同民族地域的舞 蹈源自于各族人民,是人民群众的创造,是 其文化生命的延续,故此,我们对其加工、 创新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浓缩、提炼或是提 升而已,当然不是大卸八块按照个人的喜 好对其进行重组、变革、改造,做出一个四 不像的东西。所以我认识到,职业化中国 民族民间舞的发展应该沿着“民俗——民 间——民族——典范”这样的路线发展, 也就是说我们的起点在民俗、民间的艺术 活动之中,而我们的终点应是在民族与典 型形象的塑造与确立上。当然,对于社会 发展的一部分,职业化中国民族民间舞同 样需要直面日益变化、发展的世界。

当然,民族文化的这个“根”不是埋在 土里的,而是埋在人心里的,是整个文化 的语境,因此,这种状态是不可能消失的。既便在变化的过程中,仍然有它自身的特 点和特征,时强时弱,表现形式多变这也 是能理解的,谁让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全 世界都在进行的经济文化互动交融的全球 化环境中呢!当然,在交流互动的过程中, 一定要维持自己的特色和自己的利益,正如 让中国文字消失是不可能的,全中国人都 改说英语也不可能,因此我们有理由坚信 中国民族民间舞自身的抵御、抗压能力。

各方参与、互促共进 

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的传承是一个系统 工程,也是一个世纪工程,因其传承的时 空多元,传承者多样,致使它就不能建立一 个标准化一统化的体制,倡导“各美其美, 美美与共”的治学授舞方法。不同的传承 者,各级传承单位组织,力所能及的干好自 己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不要越级也不 要代劳非常重要。当然不同层级之间要注 重学习借鉴交流,如此才能将这个东西发 扬光大,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民间舞,都 可以按自己的理解和认知传承和发展民间 舞,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创新民间 舞。民间舞蹈的生命力,就在于这样做法不 一、想法不同、多姿多彩。传承发展民间舞 的大方向不变,具体的做法想法各异是其 生命力续存的关键。

第一,各民族、地区院校,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由于民间舞的地域性因素,职业 化中国民族民间舞事业的发展应由全国各 地的专业机构及院校的共同努力,这样才 能更好的建设、繁荣我们的中国民族民间 舞。职业化中国民族民间舞,在发展初期 可以说地方院校深受北京舞蹈学院、中央 民族大学等学校的影响,相比之下,做得 比较一般的地方院校或者在地方院校任职 的一些青年教师们,就会把自己在北京学 到的东西原封未动地传承下去,把北京舞 蹈学院或中央民族大学的那一套推广了, 把自己最应该做的本民族本地域的舞蹈却 忽略了。

我经常去各地院校开讲座、做指导,就 极力强调各个地方要建立自己的教材,发 挥各自的特色优长,要将中央院校这些好 的经验,融入到本土舞蹈的建设中,借鉴学习这样的经验建立自己的教材。强调有地 方特色,有自己民族、地区的做法,形成一 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状态,唯有这样中 国民族民间舞蹈的发展才会健康有序可持 续。有些地方院校还真做到了,比如我们从 延边请来的老师,上课一出手一抬脚就看 出来了,维吾尔族、蒙族地区的老师也是这 样,如果这些老师队伍壮大一些,教学、创 作、科研水平能够不断提高、完善,那么整 个中华民族的舞蹈水平就可想而知了。

第二,群众文化大放异彩。在自由多元 的时代中,中国民族民间舞已不仅仅是“地 域”意义上的民间舞,它以鲜明的时代性 满足多元社会不同时空下的生活需求。因 此,在群众文化中产生了民间、民俗活动中 的百姓自娱舞蹈,民间风俗旅游的展演型 舞蹈以及都市广场娱乐型舞蹈。

现在展演的群众舞蹈介于职业化和原生态的中间,人民群众自发的在公园里跳得很开心,既属于自娱自乐的表现形式,同 时表演内容也是靠近职业化的做法,这些 东西都是从原生态当中汲取、收集、整理、 挖掘来的,这就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既要很 好的保护和弘扬我们自己传统的或称原生 态的舞蹈,要尽我们的一切努力,去保存它 光彩夺目、独特唯一的地方。保护工作既有 专门做群众文化工作的人完成,也有当地 文史单位的参与,我们在做这些工作的时 候,方式和态度很关键,一定是在尊重和保 护这些文化遗产的基础上进行,而不是带 着功利商业性质,随心所欲甚至是毁灭性 地破坏这些舞蹈。

再比如旅游展演中产生的一些问题, 如果我们只有这么一两个所谓专业的、全 民体制的文艺团体,进行当地民风民俗舞 蹈的传承展演是不现实的,需要有多方的 力量介入。毕竟中国的民间舞蹈太丰富,地 域也太大了,加之现在文艺团体改制,职业 舞蹈者的规模不容乐观。因此,必须要群 众的参与,本来这个工作也是人家日常生活 的一部分,不要任何事非要有职业舞蹈者 的参与才算是严肃,常常是本地人编导表 演的舞蹈让我们感动,职业舞者一插手这 个东西就变味了。

当然,无论是谁在做,都会投入感情, 只要严肃认真地去做,就算是做得不对, 事后纠正、完善、改进都是好的,这都是 对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遗产严肃传承的一个 积极态度。当然凡是做得不好的东西,我 们都应该有责任、甚至有热忱去帮助他们 引导他们,而不是指手划脚、冷嘲热讽。其 实,真正可取的做法就是先去做、做后思、 思后改、改再做、做再思、思再改,这样循 环往复的探索前进,做事不是截和止,是 疏和导,这与治水是一个道理。

走出国门,立足世界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 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明确提出了 “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弘扬中华文化,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任务。这对我们如何发扬自己民族的文化,如何 建设自己民族的文化,如何在世界上争得自 己舞蹈的话语权力提出了要求,我们应该 找寻一个中国舞蹈不一样的未来。特别是如何在世界上树立起我们的旗帜,成为世 界舞蹈文化多级中的一级。中国的经济上 去了,配套的文化影响力也要跟上,这就是 中国民族民间舞发展的最终走向,立足本 土,面向世界,占领阵地、发出声音。

中国民族民间舞是一个很好的媒介, 如果通过教国外孩子唱歌跳舞的形式,让 他们充分了解中国的生活、文化、思想以及 艺术魅力,这应该会使传播普及更顺畅一 些,更自如一些。孔子学院是一种值得我 们参照的做法,当然还有其他的,包括电 影、书籍的输出,都是很好的向国外推广中 国文化艺术的方式。文化传播推广要有策 略,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不能用简单的行 政手段去做这些事,因此,我对中国民族 民间舞走向世界是充满了信心和期望的。

通过我的考察发现,现在的纽约和洛杉矶就有很多华人在推广中国舞蹈,而且做出了一定的成绩,这证明中国舞蹈的艺 术魅力是挡不住的,在世界上是有影响力 的。对于中国民族民间舞的推广,我想还需 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做,现在我 们已经有意识去招国外留学生,教授给他 们中国民族民间舞的知识,相信他们将来 回国以后一定能做一点贡献。

我经常提到,我们的中国民族民间 舞,应该是跟别人有互动的,不能光是向 芭蕾舞、向现代舞学习,还得向缅甸舞、印 尼舞、日本舞、韩国舞等学习好的形式、内 容、经验与做法,同时将自己的舞蹈教给 别人并产生互动。历史上中国与周边国家 的舞蹈交流是很频繁的,基本上是你中有 我、我中有你,这才是真实的亚洲文化本来 的品质。现在我们做得太窄了,只做了国境 线以内行政边界的民族舞蹈,其实中国一 半以上的民族都是跨界民族,如果按文化 地图划分的话,我们的视野应更宽、步子 迈得应更大。

舞蹈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每个人 都有舞蹈的权利,特别是现在生活好了,舞 蹈自身的功能和价值得到了新的提升。然 而,最近有些大妈们在美国的广场上打腰 鼓,结果遭受投诉、驱赶;再有,不少学生 在国外表演中国民族民间舞蹈受到议论, 究竟如何看待这些现象,不同的人会有不 同的观点和立场。我是一九四九年以前出 生的人,是中国舞蹈事业从无到有,由弱至 强的见证人和亲历者,我从心底里为这些 大妈们、同学们感到自豪。

一个人,一份事业,能在当今的时代里发生、发展甚至壮大是相当不易的,甚至比任何时候都具有挑战性,因此,我们作为中国民族民间舞的工作者,自身的责任和义 务非常重大。一是要做好严肃艺术,打造 本民族舞蹈的文化品牌;二是要尽可能的 做一些服务于社会的事情,依照社会的需 求,传播中国民族民间舞蹈;三是要树立中 国的舞蹈文化名片,特别是在中国民族舞 蹈的传播与推广上,即便会遇到再多的艰 难困苦,但我们坚持弘扬民族舞蹈文化的 信念绝不会动摇。

潘志涛:北京舞蹈学院教授

2014年1月艺术评论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