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退休了,我们跳舞去!-舞蹈基本知识

清晨,听到窗外鸟儿第一声鸣叫,我和妻子就起床去跳舞。 说起跳舞,让我眉开眼笑。社区公园的一角,音乐响起,我们红星舞蹈团的伙伴们在乐曲中快乐舞蹈。说起跳舞,我和妻子还有个小故事呢。 

我们年轻时都喜欢跳舞我曾做过矿工、钳工、机械设计师、局级工会宣传干部和广告公司经理兼摄影师,这些工作几乎没有几个和舞蹈沾边的。可我却从心底里热爱跳舞,“文革”中,我曾在北京学生乌兰牧骑文艺宣传队当过舞蹈演员,跳了两年的革命舞蹈。18岁曾被部队文工团录取,因单位不放未去成。参加工作后,我又在北京矿务局工会担任领舞、编舞和小提琴手。我还爱摄影和绘画,素描作品还得过奖。

几年前我退休了感到有责任帮助附近的中老年朋友跳舞健身。因为我舞蹈功底不错,艺术细胞特多。说唱就唱,说跳就跳,招之即来,来之能战。舞蹈队的日常训练、排练,对节目的推敲、完善,都是我在具体地抓。长期的工作阅历使我对组织工作特别有心得。有几个队员从没有跳过舞蹈,能说服他们并留住,进而上台毫不怯场,实在不易。所以大家都特别支持我工作。两年多的时间,我们组建了一支平均年龄56岁的中老年舞蹈团,我和另一位团长赵旭创编排演了诸多舞蹈节目,如《十送红军》、《天路》、《欢聚一堂》等等,得过北京市民族杯健身操舞大赛的金奖。 

其实,我们多年坚持的舞蹈爱好在退休后却受到阻力。我们夫妻俩在家里是重任在身的,我的父母都有严重的冠心病,有一次两位老人因心绞痛、心衰双双住院。妻子的母亲也曾因急性胰腺炎住院手术。所以我们参加舞蹈队活动的困难远比想象的大。但我们总是尽可能地合理安排,“两不误”。 

我们夫妻俩坚持跳舞都有了一定的成效妻子的慢性支气管炎不犯了,我也有种“60岁的年龄,50岁的打扮,40岁的时尚,30岁的追求”永葆青春的自豪感。我们夫妻俩的共同语言也多了,家庭关系更和谐了。笑容也常挂在我们脸上了,因为我们不但在跳舞中找到自己的价值,也帮助周围的老年朋友们在舞蹈健身中找回了青春与微笑。(转载,欢迎作者来认领)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