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曹诚渊 《杜象·易象》中的三位编舞家-舞蹈基本知识

广东现代舞团将于11月22日广州友谊剧院内,为第九届“广东现代舞周”开幕式而呈献的《杜象·易象》,是一台特别让我期待的节目。不但因为这是广东现代舞团成立二十周年的献礼节目,更是因为这台节目里的三位编舞家:潘少辉、邢亮、刘斌。他们三位能够走在一起,进行合作,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三位编舞家代表了中国现代舞发展二十年里的三代人物:潘少辉今年年纪五十出头,邢亮四十出头、刘斌三十出头,各自相隔十年,经历了中国现代舞发展的三个时期,也代表了对舞蹈艺术的三种不同观点。

潘少辉在1985年加入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开始了他的实习编舞创作,1987年赴美国纽约进修舞蹈并参与当地的编舞工作。1993年广东现代舞团成立之初,潘少辉刚从美国归来,为城市当代舞蹈团建立二团,并开启了香港的环境舞蹈发展,而我也多次邀请他到广东现代舞团授课,更在2007年邀请他担任舞团的艺术总监,为中国的现代舞培养人才。可以说潘少辉参与了初期中国现代舞的发展,并不断为中国现代舞贯注新鲜的观点。

邢亮在1993年离开北京舞蹈学院,加入了刚成立不久的广东现代舞团,才正式接触现代舞,却很快深得箇中三昧,于1994年更在法国巴黎代表中国获得国际现代舞蹈大赛的男子金奖。他在担任广东现代舞团舞者期间已经发表不少作品,深受重视,可是要到1998年到香港工作之后,才开始潜心创作。邢亮在2000年被邀成为广东现代舞团执行艺术总监,显现出非凡的编舞才华,可以说是广东现代舞团培养出来的中国第一代编舞家。

刘斌曾为福建省歌舞团主要演员,于2000年考进北京现代舞团,才深入接触现代舞。他在2005年成为北京雷动天下的建团团员后,开始对编舞产生兴趣,2009年辞退专业舞者的职务,成为中国大陆为数不多的自由身舞者和编舞。刘斌现在以独立舞蹈家的身份,发表作品或为舞团编舞,出入于国际舞蹈节和国内大小型舞蹈聚会,潇洒进退、不囿于成规,为中国新一代现代舞者和编舞家们,提供了不单可以生存,而且可以成功的典范。

三位编舞代表了中国的三代编舞家,自然对艺术的观点很不一样。我因为跟他们多所接触,对他们的艺术观点也多所了解,明天再跟大家细聊他们在艺术上的不同之处。

潘少辉是一位思考型的编舞家,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接触现代舞,正是美国后现代舞蹈最为兴盛的时候,许多传统舞蹈观念被打破,各种类型艺术被重新检测和定位,“什么是舞蹈”成为当时舞蹈发展最重要的一道命题!尤有甚者,潘少辉和我都是在香港长大,青少年时摸爬打滚在有‘文化沙漠’之称的环境中,对‘文化’、‘艺术’这些高深的名字,虽然很有点羡慕和好奇,却总是带着怀疑和不信任的眼光;潘少辉更是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大学硕士人马,平时习惯用严厉和批判的态度观察各类社会和政治问题,对那种人云亦云的所谓艺术‘美’啊!‘激情’啊!‘感动’啊!便自觉地保持一定距离。他的创作总是那么冷静,不像狂热的艺术家,而更像充满睿智的哲学家。每次我观赏潘少辉的舞蹈,便像进入一个窗明几净,到处都是镜子的世界,在看周围东西的时候,同时被迫看见自己,也被迫反思自身对舞蹈的理解和观念。

邢亮的舞蹈创作充满自省,也见证着中国舞蹈从束缚到自由的坎坷之路。他从小被挑选进北京舞蹈学院,被告知什么才是‘最好’的舞蹈,也被赋予各式各样的‘最高’荣誉,几乎可以一步就踏上哪一条被修建得规规矩矩的‘中国’舞蹈之路。可是现代舞陡然出现,打破过去种种成规,他一头栽进这个自由的世界里,有了用自由的身体去自由创作的欲望;可是当被钳制了许久,却忽然面对创作的无限可能性时,邢亮不自禁地问:“我是为了什么而跳舞?”因此邢亮的舞蹈创作历经多个不同时段,最早期是找寻解放身体的乐趣,然后是用身体去演绎爆发的情感,感伤过后,又进入一种超越复杂内容而单纯肢体的说话方式。近期所见,邢亮开始点燃心灵的火焰,不但体现在生活上皈依佛教,更在舞蹈的创作上呈现希望碰触灵魂的精神妙境。我观看邢亮的舞蹈好一段日子,无论是晴是雨,他给我的感觉都是属于心灵型的舞蹈家。

刘斌出生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有人说,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年代。刘斌踏上创作之路的2005年,正是中国刮起文艺体制改革之风的时候;当今中国的舞蹈界充满迷思,许多年轻舞者在商业大潮中,茫然不知何去何从。可是也因为大浪涌来,沙石尽去,才会掏出精金,中国舞蹈界也因此腾出空间和机会,让真正喜欢舞蹈的年轻舞者自立于天地之间。我所知道的,上海有小珂、广州有罗月冰、何其沃、北京有陶冶、那尔斯、史晶歆等都带着不怕天、不怕地的精神上路,而刘斌可能是这些人中跳舞跳得最好的舞者,完全有资格在大团中当个主要演员,却潇洒地辞去合约,以独立编舞家的身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刘斌编排的舞蹈,就像他跳舞的样子,流水行云,当动而当,当止而止。可千万不要问刘斌对舞蹈有什么观念、或对艺术有什么抱负,他才不屑回答这些只有背负过多包袱的人才会问的问题。他只是为自己而舞。

潘少辉、邢亮、刘斌,三种类型的编舞者,在《杜象·易象》中相遇,由什么效果?我很好奇!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