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卡夫卡文章:曹诚渊摘下头上光环 高高挂起照四方-舞蹈基本知识

2012年7月28日,凤凰卫视香港台播出了一辑关于曹诚渊在中国工作的纪录片。在拍摄这部纪录片的时候,香港媒体记者在拍摄现场观察,用文字记录了他们对曹诚渊的印象,并分别刊登在香港两份比较严肃的报刊:信报和明报上。我在上周才看到这两篇文章,一时兴起,问准了报社的编辑,要把文章登在自己的博客了,好作个记录。当然文章写的是别人眼中的曹诚渊,有不少溢美之词,自己阅读后沾沾自喜,也就罢了,把文章登在博客里,却免不了给人不够谦虚的感觉;不过嘛,既然文章已经正式见报,让没有机会阅读信报或明报的朋友们分享,也是一件乐事。

要说明一点的是,两篇文章中都把曹诚渊称为‘现代舞之父’,其实我在跟记者朋友们访谈的时候,曾千叮万嘱,不要把这个‘包袱’扛在我的头上,因为举世公认的‘现代舞之母’是一百年前的依莎多拉·邓肯,我要是成了‘之父’,跟她匹配,是否嫩得过头?至于什么‘中国现代舞之父’的,已经有王连诚、郭明达、吴晓邦、裕容龄等诸位前辈在前,便轮也轮不到我来当。可是文章见报,可能因为要强调我那开山劈石的蛮力,便还是硬把这几个字跟我连在一起,却又让我有点无可奈何了。在这里我可要郑重再说一遍:我不是什么‘现代舞之父’!

第一篇文章是信报记者卡夫卡的文章:〖曹诚渊摘下头上光环 高高挂起照四方〗

                      *******************************************    当一个艺术家的个人成就,已臻至顶峰,他的路,要怎么走下去?

    「以往我是为自己而跳舞,自觉个人表现得好,已经很满足,但今天我很享受退后一步,站得更高处去看一个舞团的发展方向。」说的是身兼北京、广州及香港三个现代舞团的创办人兼艺术总监曹诚渊。

    「内地有能力的人无数,但高视野的人却不多,要让现代舞薪火相传,就要提供机会让有潜质的新人接棒。」被誉为「现代舞之父」的曹诚渊,摘下头上的光环后,把它悬在更高处,既照亮别人的路,也令现代舞这门艺术更光更亮。

十七岁的时候,曹诚渊跟现代舞结缘,从此现代舞就成为他的生活信仰。1979年,他创办香港城巿当代舞蹈团,九十年代初到内地推动现代舞,如今北京雷动天下和广州现代舞团都是由他带领。

    但是,要在内地推动艺术,一点也不易。「每个城巿都不同,北京要求有深度,广州注重意义但也要实际,两地官员的做事作风不一,我们要因应当地文化才能去运作及筹募经费,很有趣的。」说毕哈哈大笑,曹诚渊很爱笑。

要适应和接受新的文化,要有一颗包容的心。「如果我的生活没有舞蹈,一定会很闷,舞蹈给我不同的体验,令我很开心。」曹诚渊像一道光,走到那里,那里就亮起生机,充满正能量。天赋乐观个性,无论有多忙,翌日睁开双眼,又喜孜孜地迎接排山倒海的工作。「我很喜欢做不同的工作,学习解决工作上的困难,既有满足感,也对我的成长有帮助,我觉得自己的路没有选择错误。」说毕又是一串爽朗的笑声。

很多人以为舞团要跳艺术总监的作品,于是乎很好奇曹诚渊如何应付庞大的创作量。「我认为艺术总监是给舞团发展作定向,现代舞是一门包容的艺术,要多元化,不是单靠曹诚渊一个人,只跳曹诚渊的作品,这样会很闷。」很多舞者都爱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照着镜子自我陶醉,但曹诚渊早已过了这个阶段。「我爱看得远一点,退后一点,留更多表演及创作空间给有天份和热诚的舞者,让三个舞团发挥自己的特色,百花齐放发展灿烂。」

曹诚渊在八年前创立现代舞周,让志同道合的人在这个艺术平台上交流心得。

「一个地方有怎样的艺术家,就有怎样的艺术作品,一个舞蹈团的水准就是靠这些作品去反映出来。」努力多年,曹诚渊认为中国的现代舞成熟了吗?「若中国的艺术界能尊重每个独立的创作个体,那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成熟。」中国的现代舞之路距离成熟,看来仍然漫长,各位舞蹈同志请继续努力!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