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谭元元:我的青春舞作主-舞蹈基本知识

从十岁开始学习芭蕾到今天,二十年的舞蹈生涯中,谭元元几乎囊括了所有令芭蕾舞演员所向往的国际大奖,成为迄今为止世界顶级芭蕾舞团中唯一的华人首席演员,她说“是很难,但会跳得很过瘾,每个细胞都会为此而舞动”。

被称为“芭蕾之冠”的《吉赛尔》,自诞生至今一个半世纪以来,无数芭蕾女演员都以能演出《吉赛尔》作为最高艺术追求。

月黑灯疏的墓地,着长纱裙的乡村姑娘吉赛尔,面对前来痛悔倾诉的男青年阿尔伯特,由最初缓慢起舞的哀怨忧伤诉说,到后来的男女主角欢快轻盈交谈——在一连串的托举与交叉跳跃的长镜头中,仿佛白纱裙罩着的只剩一缕香魂——她轻盈如云,缥缈如烟,真个柔若无骨轻若游魂到几近虚无。能把角色跳成一缕游魂,人们所见不多;若指东方面孔,更是寥若晨星。

如果说,《吉赛尔》是谭元元古典舞的代表作,《小美人鱼》则是现代舞的代表作。在这部根据安徒生童话改编的芭蕾舞剧中,谭元元穿着蓝色的裤腿超长的美人鱼服,对普通人来说,穿如此之长的裤腿别说跳舞连走路都几无可能;而她却能够像甩水袖一样伸展自如。难怪有人喻《小美人鱼》为谭元元的巅峰之作。

正在排练这部戏的某芭蕾舞团小妹,给谭元元的微博留言:“姐姐跳的美人鱼真是美呆了!我们这两周也在排小美人鱼。真的好难呀!”

谭元元回复道:“是很难,但会跳得很过瘾,每个细胞都会为此而舞动,不是吗?加油!”

在难中过瘾,痛并快乐着,这也正是谭元元作为舞者的最切实感受与经历。

■站不稳的“丑小鸭”

每个人都有童话时代,元元的童话却是伴着眼泪。

上海小姑娘元元,是盯着家中的电视屏幕一起编织童话的。5岁的一天,电视里播放芭蕾舞剧《天鹅湖》,元元情不自禁模仿电视里的舞者立起了足尖。此情此景让一旁的妈妈感慨万千:莫不是上天有意让女儿来实现自己年轻时未竟的梦想?

元元上学了。有一天,上海芭蕾舞学校去招生,一眼就看中了正在体育课上爬竿“身材好得惊人”的元元……很顺利,元元考上了上海芭蕾舞学校。舞蹈是妈妈的挚爱,做工程师的父亲却不同意,元元学习成绩很好,父亲一直希望她将来能从医。因为父母意见相左,结果元元入学时间推迟了半年。 后来,元元在习舞期间因割除扁桃腺在家休息时,对于父母谈到一个简单动作反复练上半天的枯燥乏味时,父亲坚定地让她放弃芭蕾。父母争执不下,决定用抛五分硬币方法决定去留。结果,妈妈获胜。休假快一年的元元又重新穿上了舞鞋。

回到学校,比同班同学整整少学习一年的谭元元成了“天鹅”当中一只站都站不稳的“丑小鸭”。当时学制改革,由7年缩短成5年,元元的学习又少了两年。好在这时,元元遇到了她生命中至关重要的老师,林美芳看中了她出众的条件和天赋,每天给她补课并施以严格要求,严格到元元几乎每天都哭鼻子。有一天林老师问:要哭,还是要练?只能选一样。她选练。于是一边哭一边练。

13岁在上海,元元第一次参加一个大型比赛,异常紧张。虽然林老师一直在边上做放松的心理辅导,仍然无法消除她的恐惧感。她觉得自己的脚软如面条,腿都不能动了,便对林老师说:我不能上台了!这时候音乐已经响起了,林老师急了,在说“不行”后,一脚把她踹上了台。她的出场动作刚好是一个大跳,而这一跳又跳得特别高。那一次发挥特别好。

老师这一脚不仅踹出了好成绩,也踹走了元元的怯场与恐惧,踹出了她的胆量。

紧接着14岁那年,元元参加芬兰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比赛,在少年组160名选手中获得第二名佳绩。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给了元元极大的信心。15岁,她参加了法国巴黎举行的第五届国际芭蕾舞比赛,虽然她第一次遇到芭蕾舞台比国内有5度的倾斜,但不仅没被吓倒,反而表现格外优异,评委会主席俄罗斯芭蕾舞大师乌兰托娃破天荒地给了她一个满分,谭元元以绝对优势夺得金奖。16岁,谭元元再次夺得日本名古屋首届国际舞蹈比赛金奖,并因此获得由波兰大使亲自颁发的“尼金斯基大奖”,在此之前,这个大奖都是颁给杰出的成年芭蕾舞男演员的。

17岁那年,元元前往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学院深造,第二年正做毕业打算时,再次遇见了旧金山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海尔吉·汤马逊——这位曾是法国芭蕾舞比赛评审之一的大腕,正为自己的舞团物色新成员。汤马逊力邀谭元元到旧金山芭蕾舞团做表演嘉宾。说是表演,其实是一场考试。一场双人舞和独舞表演下来,旧金山的观众和汤马逊都为她倾倒了。

汤马逊拿出一纸合约:“来我们这里,你将是最年轻的独舞演员。”元元不仅为之心动。

童话里的天鹅长大了,她伸展羽翼,飞赴大洋彼岸。

■激情四射的“卡门” 中国姑娘谭元元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70年来第一位华人主要演员,也是该团最年轻的主要演员。

旧金山芭蕾舞团(简称“旧芭”)是美国三大舞团之一。它的舞者分为学徒、群舞、独舞和首席舞者四个等级。当时旧金山芭蕾舞团另外两名首席花了16年才从学徒升到首席,最年轻的独舞演员也已23岁。当这张年轻的东方面孔以独舞的身份出现在“旧芭”,其他的女孩子备受打击并不服气,嫉妒和冷眼更是随之而来。谭元元回忆,有一次马上要上台表演了,发现明明搁在一处的芭蕾舞鞋找不到了,情急之下,只能重新缝制了一双舞鞋匆匆上场。 75人的大团只有这一名外国人,这让英语欠好的元元很难和别人沟通。第一年多数时候都处于“哑巴”状态的元元,就只能打越洋电话向父母诉苦。在一大堆的安慰话语中,有一句话仿佛给元元打了强心针,妈妈说:既然是“外国人”,就要为中国人争气!

这句话刺激了从小就不服输、不怕苦的谭元元,她憋了一口气,要用实力证明自己。

1998年,在演出季的一天,首席女主角意外骨折,接下来的演出面临被取消的危险。谭元元临危受命,“一盒磁带,一个晚上,你必须学会这个作品”,团长交给她的任务是一夜学会新古典主义芭蕾舞大师巴兰钦的作品《小夜曲》。巴兰钦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编舞大师,他的作品大都节奏快、动作复杂,很难掌握。按正常的训练程序,这支28分钟的舞蹈至少要花2至3个星期才能完成。但那时她想只要拼了,什么都有可能做到。那晚,元元一宿未眠,硬是拿下了这个作品。演出获得极大成功,演出后的第二天很多圈内人纷纷打听“那个跳《小夜曲》的亚洲女孩是谁?她跳得太美了”,旧金山各大媒体也对这位意外出现的新秀给予高度评价。

元元得到了旧芭团长的首肯,曾经敌视她的同事也开始对她刮目相看。元元又陆续得到很多机会,跳了巴兰钦的另一些作品和《天鹅湖》全剧。跳完《天鹅湖》,谭元元拿到了首席舞者的合同,那一年,她才21岁。

成为首席舞者后,元元几乎担纲了舞团所有剧目的女主角,温柔美丽的睡美人、善良质朴的乡村姑娘吉赛尔、勇敢不羁的卡门、高贵纯洁的苔丝特梦娜……那些年,印有她照片的大幅海报常年挂在旧金山芭蕾舞团剧院的门口;她成为前总统克林顿的座上客,并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的封面,被评选为亚洲英雄;在日本,她的剧照还被印在电话磁卡上,到处发行……

全场肃然。追光灯罩住立在舞台右侧的吉普赛姑娘卡门。音乐响起,卡门踏着柔中有刚的步伐,三步两步就绕到了舞台的左侧,高开衩的红色长裙前后飘动,正如她火辣的性格,摇曳着热情。

这是元元经常跳的舞剧《卡门》。很多人不知道,舞台上的高开叉红色长裙,正是元元本人的设计。为什么跳芭蕾舞总是穿小短裙呢?有一次,元元突发奇想,对传统服装进行了颠覆,把小短裙改成了近乎高开衩的中国旗袍,结果大受欢迎。这短变长看似简单,却体现了谭元元的良苦用心。

谭元元正是靠对舞蹈几近疯狂的卡门般热情,靠实力,逐渐在美国站稳了脚跟。

■古典与现代的交叉魅力

在美国,首席并非终身职位,稍不留神就会被人取代。“一旦让人失望一次,很可能就再也不会用你,亚洲人扳回的机会可能更小一些。”元元说。 芭蕾本是欧洲古典舞蹈,诞生于十七世纪后半叶。按说没有孕育芭蕾土壤的亚洲,若出不了芭蕾强将也无可厚非。事实是出自亚洲的谭元元毫不逊色。

谭元元的成功至少有三个因素:对芭蕾持之以恒的热情,“旧芭”人才机制的环境压力,另外恰恰是东方人的细腻与含蓄。

显而易见,在西方人眼中,芭蕾舞随时随处可见;而在中国人眼里,芭蕾舞是洋派的是鲜见的。当这种西方的新鲜刺激样式与东方的艺术味蕾相契合相融会,必大放异彩。这也许是谭元元霸据旧芭首席职位十几年而不衰的重要原因。

谭元元的某些演艺经历与细节,也刚好证明了这点。

在表现中国传统故事《鹊桥》时,掩面欲泪的织女看到牛郎将羽衣还给她,喜出望外,接过羽衣踏着轻快的脚步就准备走;当牛郎忧伤的笛声响起,织女的脚步一下子滞重了,她一步三回头,矛盾而神伤;就在织女决定回到牛郎身边的那一刻,羽衣被她扔出去又那么决绝——元元把织女的犹豫与果决刻画得入木三分。 再比如在卡门那段4分钟的独舞《哈巴涅拉》中,谭元元不只是改变了裙子的长短,舞蹈编排上也进行了新的调整。为更好地表现卡门的野性十足,元元又和编舞商量,添加了地上动作,好比她可以强悍地在地上打一个滚之类的。自此,她跳卡门总很过瘾。

还有一次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在排到朱丽叶拿着毒药瓶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元元建议编导在刻画朱丽叶时应有一番相当痛苦的内心挣扎,而不该说喝就喝。于是,元元设计了一系列脸部和眼神的细微动作。首演后,眼尖的美国媒体评论称“谭元元的舞蹈汲取了西方文化的精华,融入东方式的严格训练,气质独特。”

元元演出还有一个特点,喜欢在许可的范围内即兴表演。比如《吉赛尔》舞剧中间有一段是吉赛尔受到打击发疯的戏,元元每次这个部分都会是即兴演出。“有时候我在训练时做不到的东西,上了台反而可以。正式演出固然令人紧张,但紧张的同时会给人一种动力,使得在台上的发挥是平时体会不到的。”也就是说,类似段落的表演永远是一次性的,这种创新和发挥的魅力,不言而喻。

相对而言,古典芭蕾更多需要按程式去走,而现代的,比如《小美人鱼》、《茶花女》这些有故事情节,有空间去给表演者刻画人物的性格和深度的,更令谭元元感兴趣。她在《小美人鱼》中的表演也可圈可点,所以有人评价《小美人鱼》是她的代表作,甚至巅峰之作。

“我现在希望达到的,已经不是一名优秀的芭蕾舞演员,而是一位艺术家。所以我不会止步。”谭元元如此回应。

■芭蕾,我的最爱 有人说,谭元元是为舞蹈而生的人,她五官精致、头颅圆而小,身材纤细,身高166厘米,体重只有47公斤。舞蹈演员一般下身要比上身长,至少长11.5厘米,而她却长达13厘米,先天傲人的舞蹈资本。

但是天才并非躺在安乐椅上就能轻易成功,所有的成功都浸透了心血。回首谭元元的一步步攀登之路,处处都是汗水泪水甚至血水。

从上海到美国,从天天哭鼻子到首席舞者,从元元到谭元元到YuanYuan Tan,谭元元的芭蕾之路也并非笔直畅达,除去泪水汗水还有受伤。

作为职业芭蕾舞演员,在旧金山芭蕾舞团,每年谭元元都要演出100场以上,除了团里的演出季,还有一年一次的欧洲巡演,日本等世界各地演出邀约,演出强度极大。“演出季里,每周跳坏4至5双舞鞋也很正常。”体力透支只是一方面,“经常在一个星期内演五六个不同的舞剧,在短时间内实现不同角色的转换,记忆大量的舞段,并保证情绪饱满地投入,这种辛苦更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

练功肢体受伤更是常事。几年前,她的胯骨因为错位,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每走一步都疼痛难忍,且只能歪歪斜斜地走路。请专门的整骨师对回去后,只是休息了六个星期,然后就开始演出。

“芭蕾公主”还要放弃很多女孩子的“特权”:小时候被关在舞蹈学校接受严格训练,长大了没有时间交朋友。不能做的事还有很多,比如怕受伤就不能骑马、滑雪、打网球、游泳,甚至怕伤到脚底而不能长时间逛街,衣物多是网上购得……所以,每当被初学芭蕾的小舞者和家长们团团围住,问及经验和建议时,谭元元常说的一句话:“考虑清楚了吗?芭蕾很残酷,要做好吃很多很多苦的准备喔。”

芭蕾是青春饭的职业,要让有限的青春在无限的舞台尽情绽放,没有全身心的热爱及付出,别说走出国门,走出家门都是问题。像少女时在家休病假一年一样,谭元元也曾考虑过去从事别的行当,但都很快打住了。因为,思前虑后,她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芭蕾。 她的热爱超越了青春,舞艺超越了年龄,艺术之树定能长青不败。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