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文字伤舞,可还是得写 ——读林怀民《《高处眼亮》》-舞蹈基本知识

听说林先生的云门舞集久矣,大约是7、8年前,在学校图书馆里看到舞集的册子,虽不懂舞,却被舞者的身段吸引——飘逸、优雅,却又干脆利落,和在电视上看到的种种所谓的伴舞截然不同,也迥异于印象中的种种现代舞。至此,云门舞集在心中留下种子。后来断断续续听到云门的消息,也听说云门来大陆公演,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现场,直到看到林先生的“舞蹈岁月告白”《高处眼亮》,有机会比较全面的了解这个团体。 

 

林怀民先生文字功底甚佳,14岁发表小说,22岁出版《蝉》,后求学美国,先是密苏里新闻学院,后来是爱荷华英文系,一路与文字相濡以沫。尽管如此,林先生对舞蹈还是恋恋不舍,“旧情复发,于是跳舞变成了我的情妇”,一发而不可收,《高处眼亮》便是这段罗曼史的记录。 

 

在书中,林先生记录下自己与舞蹈结缘的心路历程,记录下云门舞集成长中的风风雨雨,记录下对云门发扬光大多有提携的前辈,记录下现代舞先驱们和云门的缘分。“我用了二十年的时光,试图洗去文字的牵挂,用画面、用动力来思考”,从另一个角度看,这让林先生的文字更加具有画面感和韵律。在书中,这样的文字随处可见:“许多人,许多事,太快,太多,太急。然而时代是如此的轰轰然,绝不等待”,或者,“冷静。冷静。你果然冷静下来,你听到大幕咯咯升起,停了。你深吸口气,随着耳熟的《盲》的笛声,向漆黑的舞台冲出。”在描写尼金斯基的《春之祭礼》演出场面时,林先生有这样的语言“‘祖先’率领众人以弓箭步之姿,列队走圆形路线,整齐一致地踩地声没过了音乐,刷!刷!刷!摄人的足音,使人以为听到大地的脉动”。 画面、节奏、情绪……从林先生的笔尖淌出,汩汩不休,让整本书透着一股子气道,神采奕奕。 

 

云门舞集的成长,也侧面反应了台湾这片彼时的“文化沙漠”的文化自觉历程。林先生将此书献于俞大纲先生,正是他让林先生体会到京剧和传统文化的妙处,进而把影响其舞蹈设计,“‘毛笔字的一横一竖,一点一句,有呼之欲出的线条与韵律之美……中国文字的形象、图画的布局、颜色、应该都能培养一个舞蹈家的气质与修养’,我生性愚钝急躁,蹉跎三十载,才逐渐体会老师提示的意境”。除此,台湾土著文化也滋养着云门的舞者,“我旅居纽约,和留美同学相聚,聊到夜静,安安静静地唱起邹歌。歌声唤起的乡情、大家共处的旧时光,以及特富野、达邦崇峻的山岭,辽阔的天空和邹人健壮美丽的身影”。 

 

尽管林先生曾求学与西方,用中西合璧来描述林先生的舞蹈设计过于粗糙,因为他随时保持着流浪者的姿态,不停的走啊,走啊,看啊,看啊,每有所感,便记下来,甚至追着当地人不放,试图理解其文化,从中汲取养份,这种无处不在的观察和体悟让其舞蹈更加多元,更能打动人心。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