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原始的舞蹈文化-舞蹈基本知识

广阔无垠待开垦的土地上,每当黑夜将最后一缕霞光吞噬,为了生存而劳作不息的先民们,舒展开自己的筋骨,追寻着由远而近自成节律的敲击声,奔向那熟悉的场地――大自然赐予的“舞厅”。

鸟羽兽尾制成的头饰、尾饰和骨珠、兽牙穿成的项链不仅美化了自身,也显示了狩猎后胜利者的骄傲与欢乐。那摆向一致的尾饰,体现出舞者的和谐、统一,不由得引发出对于“伴奏乐队”的揣测:它大约已不仅只是石斧的简单凿击。联想到同一时期出土的陶鼓、陶埙、陶哨……我们似乎可以听到那初具规模的“远古交响曲”的乐声,看到先民们联臂踏歌而舞的协调步伐。也许他们中间已经有了领舞者――起到传授、训练、演示作用……可以想见,这一时期的舞蹈活动不仅是为了庆祝、颂扬狩猎胜利者的功绩,也是劳动过程的模拟和劳动经验的提炼。

是的,以舞蹈模拟劳动、颂扬劳动,不仅是远古时期人类求生存的必要手段,也是舞蹈自身发展的必经之途。今天,无论是千里冰封的北国乡村,还是密林葱郁的南疆边寨,抑或是广袤的中原大地,众多的各民族舞蹈中,随处可见反映劳动生活的印迹。

生活在南疆边陲海南岛的黎族也盛传着舂米舞等。当我们参与其中,踏着那鲜明的节奏,融入到单纯、质朴的舞情、舞韵之中,是否依稀感受到先民们模拟劳动、颂扬劳动的情景?同样的情景也遗存在美洲印第安人的原始舞蹈中。他们常常用舞蹈来传授狩猎与打伏的技能……如在曼当舞中就传授这种勇敢和力量……他们击鼓而舞,拼命地敲,没有变化,没有重音,从不加速。时复一时,日复一日,没有任何高潮,永无终极。

多么形象、生动、充满着智慧与生命力。它显示出先民们征服自然、捕获猎物的快感,也留下了图腾崇拜和原始祭祀生活的印迹。

人类对于超自然主宰力的幻想――企盼冥冥中有神灵的护佑赐福以抵制魔鬼的降祸。他们心目中的上帝并非凭空产生,而是与自己的生活密切相关的。所谓图腾即指与自己的血缘有关系的保护神,大部分都是与人类生存活动相关的动物、植物,并以此作为整个民族的崇拜物。

舞蹈是仪式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巫术中发挥着渲染气氛的作用。巫术的入境往往使人体运行进入超常状态――舞化,舞化了的形体动作又为巫术增添了神秘色彩,把仪式推向高潮。一旦舞魂附体,人便进入一种痴狂状态,感到冥冥中的上帝真的赋予自己一种超自然力。我们可以从印第安人的水牛舞中了解到此类远古图腾崇拜的遗风。

这当然也和他们保持着原始生活方式相关,舞蹈则贯穿于猎头祭祀的全过程。人们借助于舞蹈,获取神的力量――以舞蹈来渲染祭祀时的神秘感。巫师则以歌舞领祭,唱出众人企盼五谷丰登、不受外族侵害的愿望。

与生活在山区的少数民族遗风相迥异,生活在海边的汉族渔民流传着在都天王出猿日,以伤及自身血肉的封口来行祭祀之风的马夫舞。

透过这些古祭祀遗风,我们确实可以捕捉到一些先民们的舞影、人类的进化、舞蹈的发展历经了多么漫长、奇妙的历史流程……你似乎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瑞典著名舞蹈家、人类学家奥克桑,在她深入非洲考察后的报告中,对此有比较详细的描述:人们跳舞、唱歌、狂欢作乐,将人类繁衍子孙的全部活动演示给刚刚进入成年的少男少女看,使他们在歌舞中获得自身所必经的实践……这一仪式进行得十分有序,充满了圣洁、自由的美感,丝毫也没有现代的羞耻观念。

各个民族的原始舞蹈都存在着性爱、求偶之功能。那是人类进化为人的初始阶段,对于如何繁衍子孙并无科学的认知,也正因为如此,导致远古文化中的生殖崇拜现象。对此,我们也可从许多古老的岩画中得到印证。

新疆呼图壁县康家石门子哈萨克牧区大型崖画,提供了远古文化存在着生殖崇拜的铭证。100多米的石刻空间,布满了男欢女嬉的形象,一对对舞人扭动着臀胯,弯曲着膝部,热烈而欢快地舞蹈着,更有成双成对的阴阳交合形象。凡此种种,说明生殖崇拜的遗风确实有迹可辨,为了繁衍后代,种族兴旺,求偶交媾是人类生命本能的感悟,这种性意识的萌发,往往通过舞蹈表现出来,又常与巫术仪式相伴。

《左传》中记述了吴国公子季杞对《大武》的赞扬则是:“美哉,周之盛其若此乎?”《大武》作为周代的著名舞目,反映了当时“功成作乐,舞以象功”的宏伟气概。在没有记录传播工具的古代,周以后几百年及至千年,仍有对《大武》的记载,足见此舞影响之久远。

征战的生活也造就了征战之舞。我们从前面提到过的内蒙、云南、广西等地的崖画中同样可以看到拉弓、搭箭、庆功、祭祀等生动地描述战斗的场面,带有很强的功利目的激发斗志。

上述的各种舞蹈,已经存在一定的表演性,我们从一些西方学者的著述中,可以寻觅到世界其他地区更接近于原始部落舞蹈的信息。如:史密斯在其所著《维多利亚土著》一书中,曾对澳洲新南韦尔士土著的征战舞蹈有过生动的描述,使人们仿佛置身其中,感受到那恐怖尖厉的叫声和肉搏拼杀的场面,生动地再现了原始战斗舞蹈的景象。

原始舞蹈往往是全民性的,是紧系着全民生命存在的,它为群体的生命之爱忠实地守护着群体生命的涌动,为此它或许体现为压抑的爆发、或许体现为明彻的轻快、或许体现为滚烫的情热,或许体现为谐调的意志,而无论如何,它的后面,你总会看到这个世界上种种不同的人类生存状态。

当巫术与宗教的意识出现后,在人们的信仰活动,在人们企图凭借幻想去控制宇宙万物的活动中,舞蹈同样扮演了主角儿。舞蹈常常是种种宗教仪式的主要组成部分,舞蹈令人销魂的魅力使它成为祭祀神祗的最佳供品;舞蹈形象超自然形态的特性,使它在创造神秘境界、神秘气氛上大显身手;原始武舞铺张扬厉的风貌,使它承担了逐凶驱邪的使命;舞蹈表演中的崇高秉赋,则使它替神灵现身而能叫人虔信不疑。宗教意识形态的精深复杂,推动了舞蹈表现力的日益丰富;而丰富起来的舞蹈,在巫术、宗教仪式的活动中便上天入地,往返于阴间阳界,充当着人神的使者,履行神意为人们禳灾纳福、镇鬼迎祥。宗教与巫术的深层动机,最根本的仍无非是人的生与死,是人在自觉到死的宿命下对生的执著企盼。

别以为中原汉人就更矜持,秧歌锣鼓擂起来,节日鞭炮响起来,日常木讷的面容便掉下来,狂欢的兴头便升起来。

中国民间舞,整个是一个半巫半俗的状态,宗教舞蹈很是世俗化,世俗舞蹈往往却又渗透了宗教意味。人们在舞蹈中求祷幸福,在舞蹈中酬神驱邪,在舞蹈中相爱,在舞蹈中降生,在舞蹈中魂归祖灵旧地,在舞蹈中盼望香火血脉的延续不断,在舞蹈中倾诉日常的苦涩人情,在舞蹈中调整人与天的感应……篝火舞中每每寄托着崇拜太阳,鼓舞芦笙中常常暗示着生命的本源,面具彩带创造着天界的梦幻,踏罡步斗,变队形跑场子,象征着天人合一的谐和与皈依。正所谓:“跑跑黄河阵,一年百事顺。”黄河阵者,阳世宇宙之象也。三百六十杆灯,九九八十一道拐,九城九门九道公共弯,重阳又重阳,岁月、方位、八卦、洛书,尽在其中。中国民间舞,原来即是一定时节一定场合中鬼、神、天、人的大聚会,说到底,却无非是人对自己的生命与自己生命的延伸物的一次盛大膜拜罢了。中国民间舞中,充满中国百姓的生命情调。

人类的舞蹈,离不开人类的生命,它生成于生命归结于生命,关注着生命体现着生命,它甚至就是生命本身。运动、节律、生命,生命的存在与生命存在的感受。


郑州舞蹈学校 郑州市舞蹈学校 郑州舞蹈中专学校 河南艺校3+2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五年一贯制大专 郑州舞蹈艺术大学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